中国是否会有第二波疫情高峰?钟南山这样判断
来源:中国是否会有第二波疫情高峰?钟南山这样判断发稿时间:2020-04-01 13:12:23


事实上,惠廷在3月份已经宣布将2020年计划支出削减30%,但似乎仍然收效甚微。

卢山认为,这是因为美国未能针对病例进行进一步调查,他们是什么人?背景是什么?每个人都究竟从哪里回来?现在美国根本搞不清楚。

而如果原油价格持续下跌,能源企业破产,员工失业的概率增加,其高收益债违约的风险也将变大。

据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,特朗普将在周五与埃克森美孚、雪佛龙、西方石油等公司首席执行官会面,讨论对沙特石油征收关税,以及放弃此前“只有悬挂美国国旗的船舶才能在美国境内运送石油等货物”的法规。

4月1日,惠廷石油到期的可转股票据价格为156美元,但这还是在5年前,惠廷公司股价约为140美元时的协议。经历新冠疫情导致的石油需求锐减,以及沙特、俄罗斯石油价格战的长期冲击,第一季度末,惠廷的股价仅为67美分。

▲图片来源:Investing.com

看到此情此景,特朗普也不住了。

3月28日0-24时,我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增2例确诊病例(均为境外输入),无新增治愈出院病例,无新增疑似病例,无新增死亡病例。

据路透社收集的数据,美国页岩气盆地的盈亏平衡点大约在39至48美元之间。但继周一WTI原油价格触及19.27美元/桶的18年低点后,最近几天原油价格一直徘徊在20美元左右。

而今年,新冠疫情和石油价格战的暴发更是将其推向了债务深渊。根据Cowen Inc.分析师David Deckelbaum估计,惠廷石油的盈亏平衡价格约为50美元/桶左右,但截至目前,WTI原油价格已在25美元下方徘徊近半月。